返回顶部

591、你们在眉目传情吗?

小说:名门第一闪婚 作者:唐筝 直达底部

【MT小说网】无弹窗,免费阅读
餐桌前,唐笑莫名感到一阵不安。

想起刚刚裴远晟强行咽下食物时微微皱起的眉头,还有毫无血色的脸庞,身为医生的直觉,让她觉得裴远晟这么久还不回来,一定是出什么事了。

她看了看晓茹,还好晓茹正专心对付着眼前的食物,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件事。

怎么办?是直接找借口离开,还是再等等呢?

她心中担忧极了,心脏病人一旦发起病来,是非常痛苦也非常危险的。

尽管已经离开医生岗位将近一年的时间,但是,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站在医生的角度思考问题。

身为一个医生,怎么能坐视一个重病的人独自承受煎熬而置之不理呢?

不,她做不到。

唐笑决定去找裴远晟。

可是,在站起来的前一秒,她突然想到,倘若她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去找裴远晟的话,成烈会不会不开心呢?

他会不会觉得,她过分地在乎裴远晟呢?

以前的唐笑,很少去思考这种问题。

但是,现在不同了。

她爱他,那么,她就会凡事首先考虑他都的感受,舍不得让他有一丁点的难受。

于是,唐笑轻轻在桌子底下握住了成烈的手。

成烈目光柔和地回望着她。

唐笑正愁当着晓茹的面不知道该怎么和成烈说,突然灵机一动,用手指在成烈掌心划了起来。

她一笔一划地,在他手掌中心写了一个“裴”字。

她想,他一定能懂。

果不其然,成烈握了握她的手,似乎是在告诉她,他接收到了她的讯息。

然后,他修长的食指,在她掌心缓缓地写下了两个字。

去吧。

唐笑抿着嘴唇笑了,与他的对视中,她从中看到了鼓励和信任。

再没有比得到自己心爱之人的鼓励和信任更让人心里暖和的事情了。

谢谢。她用眼神对他说。

这时,一直埋头猛吃的季晓茹抬起头来,讶然道:“咦,你们两个是在眉目传情吗?”

唐笑万万没想到晓茹能刚好看到两人对视的一幕,不由面上一红,转移话题道:“……咳咳,我有点冷,晓茹,我先回房间换件衣服。”

“冷吗?”季晓茹眨了眨眼,疑惑地说:“室内不是恒温的吗?怎么会冷……”

“可能是因为我最近生病,身体比较虚弱吧。”唐笑笑了笑说。

“好吧,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,的确应该注意一点。”

唐笑点点头,自己操控着轮椅离开餐桌,季晓茹看了成烈一眼,仿佛是搞不懂为什么成烈会允许唐笑一个人回房间去。

“笑笑,你行吗?要不我陪你去吧?”季晓茹拿纸巾擦嘴,打算起身,

唐笑连忙制止:“不,不用了!这么点距离,一点问题都没有,而且现在我也面前能走了,你放心吧。万一有事,我跟你们打电话。”

唐笑冲季晓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。

季晓茹还是不放心,这时成烈说:“晓茹,别操心了,笑笑也不是三岁小孩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对啊,我不能事事都麻烦大家嘛,再说我也真的快好了,你们还是赶紧吃饭吧,不用

管我,我很快就回来的。”唐笑笑着说道。

成烈和唐笑两人都这么说了,季晓茹也只好看着唐笑自己操控着轮椅离去。

成烈见季晓茹还是一脸担心的模样,对她说道:“最不愿意笑笑有事的人是我,既然我放心让她自己去,就一定有完全的把握她不会出事,你就放心吧。”

季晓茹点了点头,重新用叉子吃起面前的水果沙拉来。

其实成烈尽管知道自己为唐笑准备的轮椅安全性极高,几乎没有翻倒的可能性,但是一旦唐笑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,他还是会感到担心。

只不过,眼下他是绝对不能和唐笑同时离开的。

如果他们同时离开,谁能保证晓茹不会也在这个时候去找“陆晨”呢?

万一裴远晟真的发病了,被季晓茹撞个正着,那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

唐笑独自操控着轮椅朝洗手间驶去。

她心里焦急,恨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,可是,她也知道,轮椅再安全智能,也代替不了人的双腿。

如果速度太快,万一撞到什么东西的话,她的处境会相当不妙。

这个时候,她再一次知道了双腿的可贵。

为什么,自己没能早一点恢复呢?

如果她能够早点站起来的话,现在就会不顾一切地朝洗手间的方向奔去。

而不是一面忍受着内心的骄傲,一面控制着轮椅的速度。

这栋别墅也是大得让人讨厌,奢侈得让人讨厌。

倘若它小一点,她一定可以更早地找到他。

在内心的煎熬中,唐笑总算是到了洗手间门口。

洗手间的门依然紧闭着,显然,他还在里面。

唐笑控制住自己的心跳和呼吸,来到门前伸手轻轻敲了敲门。

“裴远晟,你在里面吧?”

洗手间内安安静静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这更加加深了唐笑心中的焦虑。

她实在太担心他了。

万一他已经昏倒在里面,她该怎么办?

她捏紧了手中的手里,偏偏这个时候,他那个如影随形的管家慕子豪不在。

可这也不能够怪慕子豪,因为慕子豪一大早就忙着去准备唐笑成烈离开前的各种事项。

她屏住呼吸,再一次轻轻叩门。

“裴远晟,你怎么样了?如果你再不回应我,我就要办法硬闯进去了。”

唐笑紧紧盯着眼前这扇门,在脑海中思索着可以用什么途径把它打开。

就在这时,洗手间内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。

唐笑浑身一凛:“裴远晟,你能说话吗?你是不是又犯病了?”

“……没,没事。”十几秒钟后,里面传来裴远晟虚弱的声音。

刚刚在餐桌前还能正常说话,一转眼声音就变得有气无力的,这怎么能叫“没事”呢?

不过……万幸的是,他没有彻底失去意识。

“你还有力气把门打开吗?”唐笑问。

裴远晟低弱的仿佛只剩下气流的声音:“没……没锁……”

唐笑连忙伸手去扭动门把,果然,门并没有被锁住。

看来,裴远晟走进洗手间的时候,已经虚弱到连将门反锁的

力气都没有了。

唐笑打开门,操控着轮椅进去。

裴远晟背靠着洗手台,脸色苍白,淡紫色的唇瓣上挂着一丝鲜红的血迹,地上还有一些呕吐物。

他满脸汗水,额头上黏着乌黑的发丝,一双眼雾蒙蒙的。

可就算形容如此狼狈,他仍然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美感。

“裴远晟……你还好吗?”唐笑不知道为什么,再见到裴远晟之后,心里蓦地平静了,但是平静中又带着一种小心翼翼,仿佛声音稍微大一点,都能把眼前的人吓倒一样。

或许是因为,他看起来实在太脆弱了。

这个极度苍白瘦削的男人,犹如瓷器一般,总让她有种失手碰一碰就会破碎的错觉。

她知道,作为医生,第一反应应该是马上上前去诊断病情,然后根据诊断结果来做出反应。

可是,面对他,她甚至不敢随意地触碰他。

而是首先询问他本人此刻的感受。

裴远晟方才已经呕吐过,咳血过,短暂昏迷过。

可以说,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。

虽然眼下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地上到处是呕吐物,自己浑身臭汗,衣服也揉的皱巴巴,脏兮兮,实在不堪入目,气味想必也不会好闻。

但是,这总比直接让唐笑亲眼看见他制造这些垃圾的情形要好上许多。

他知道自己狼狈,身为病人,总是要比正常人狼狈,并且随时随刻狼狈,几乎没有任何尊严可言。

他不愿意被唐笑看到狼狈的自己,但是,被唐笑从昏迷中唤醒,意识清醒过来后听到的第一道声音是属于她的,看到的第一个身影也是属于她的,这种感觉,还不赖。

狼狈不狼狈,倒是可以暂时忽略了。

反正,他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她见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了,不是么?

“没什么……不好的。”他努力地牵起嘴角,朝坐在轮椅上低头忧心忡忡地望着他的唐笑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。

“身上有药吗?我喂你吃药。”唐笑滑动轮椅靠近他。

她离他更近了,近到他一伸手,就可以拉住她的手的地步。

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希望能和她牵一牵手,能让她抱一抱。

面对自己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,他有这样的奢望,也算不算荒唐。

只是,每当生出这样的念头,他都会在内心感到自责,感到愧疚。

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好兄弟烈子,可是……连想一想也不行么?

他已经完全不指望能够拥有她了。

他很清楚,就算活下来,他下半辈子唯一能接近的女人,只可能是季晓茹了。

他必须让自己的身体去习惯季晓茹,不然,他就没办法充当陆晨。

只是,他的身体告诉他,他最渴望的,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唐笑。

真残忍啊……

为什么是她,为什么一定是她?

倘若从一开始,他爱上的人是晓茹,那该有多好啊。

老天爷总爱捉弄人。世事又总是那么的身不由己。

裴远晟低头自嘲地一笑,摁住胸口轻轻咳了咳,断断续续地说:“没有……不过,我没事。坐一会儿……就好。”